书馆中文网

书馆中文网>我想成为灵刻师 > 第6章 故事与阿碟(第1页)

第6章 故事与阿碟(第1页)

第6章故事与阿碟

周游和杨老头最终还是一起走进了杂货铺,杨老头把肩上挑着的担子往角落里一放,挑了条条凳在门口一坐。

从怀里摸出一个皱巴巴的烟盒,打开盖子寻着烟,点着火。

“唔~呼。。。。。。。”吞云吐雾起来。

周游恍惚间好像回到了爷爷还在的时候,那时候杨老头就喜欢坐在门口和爷爷聊天,怎么请他到后院都不愿意。久而久之,门口那位置就变成了杨老头的专座。爷爷也喜欢和杨老头谈天说地,大部分讲的都是家长里短一类的东西,小部分则说着周游听不懂的话。

待到火星燃到烟嘴,就在桌上的烟灰缸里一捻,杨老头收回望向远处的视线,转而用略微审视的目光看着周游,手里却不停地又开始点上一支烟。

周游突然意识到杨老头在等着自己先开口,自从他意识到杨老头和爷爷一样都是灵刻师之后,他就感到拘束起来,不知道被知晓身份的杨老头会对自己采取什么态度。

“杨老。。。。。。杨爷爷,我爷爷的事情到底是怎么回事?”憋了半天,周游才憋出了这句话。

“怎么不继续叫我杨老头了?”杨景德苍老的脸上显出一丝戏谑,“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之前就说过,我也是你爷爷。就算是多了什么身份,我还是你爷爷。”

杨景德猛吸一口烟,慢慢吐出烟圈,脸上的戏谑慢慢回复,重新变得略微凝重。“老周头,嗯,这次就算是我都没有想到,到底发生了什么呢?这几天我和几位老朋友联系了一下,才大概明白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在烟灰缸上弹了一下,“那我就把我知道的从头说起了。整件事还是从一座陵墓开始的,据说这是远古一位帝皇的陵墓,之前也不是没有传出过寻到他陵墓的消息。但是根据历史记载,这位帝皇生性多疑,建造了很多伪陵,以前也不乏被伪陵欺骗,白白耗费人手最后一无所得的情况。大家渐渐开始怀疑,陵墓存在的真实性。但是就在最近,从四大家族里传出消息,说是这次真的寻到了他的陵墓。我们也不知道是从哪边传出来的消息,像是有人故意放出来的。几位有名有姓的灵刻师寻上四大,他们当然是极力否认这件事的。你要知道,那些帝王的陵墓中,或多或少都会有强大的灵器陪葬,那些灵器很多都是现在我们制作不出来的,有些过程太过血腥,有些则是需要时间沉淀。”

杨景德停顿了一下,“不过没多久,黑市上就传出了一个雇佣单,说是寻到了四大家族极力掩盖的陵墓,想要找几位灵刻师一同去探索。”

“这件事我当然是感兴趣的,但是老周头一开始不太同意,认为四大都解决不了的陵墓,靠几个歪瓜裂枣是很难探破的。虽然不同意,他还是陪着我一起去瞧瞧热闹。当时我们接了单,到达集合地点时,发现原来不是从四大家族已经开辟的道路前进,而是从陵墓侧面再开一个口子,重新探索。据召集人<校尉>所说,这个地方离陵墓核心更加近,相对应的,道路也更加的危险。”

“以四大家族的能量,他们封锁了陵墓周围,所以我们也只是偷偷摸摸乔装打扮前往的。除了召集人以外,其他人身上也或多或少带着一些熟悉的灵味。灵刻界就这么大,有名有姓的灵刻师大多互相认识。但是其中还有三个全身黑衣遮掩的人,身上传出了我不喜欢的气息。”

“你爷爷一开始其实不太感兴趣,但是看到那几个黑衣人之后,突然决定代替我下去探索。本来我的计划是我下去,老周头帮我看着上面,防止其他人黑吃黑。毕竟这算是私活,指不定其他人是什么想法。”

“我知道老周头执拗,下定的决心一时半会不会动摇。当时我货柜里刚好有一件十分神奇的物品,叫「走马」,能够在某地留下一个身影,然后启动它就能从远处回到原地。我就把他给了老周头,加上他身上还有几件灵器,我想着就算发生意外,不说全身而退,保一条命应该不成问题。”

“可是还是发生了意外?”周游问。从杨景德的叙述中,周游发现两人其实计划的还是很周全,能够出现意外的地方只有陵墓里了,而让人怀疑的只有那几个爷爷和杨景德都觉得不对劲的黑衣人。陵墓下面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杨景德爷爷为什么火急火燎地回来找自己办衣冠冢呢?还有什么杨景德都不知道的幕后黑手在推动这一切的发展吗?

“是啊,你爷爷和几个人从开口上面下去之后没多久,那个开口里突然冒出了一股热浪,越来越热越来越热,这都不用多想,里面应该是出什么情况了。但这也正常,毕竟我们是在入侵一位帝王的陵墓,里面多么惊险都不为过。我们留守的几个人一开始没有多在意,也没人进去查看。通过电子设备传回来的声音影像在他们进去没多久就中断了。”

周游发现老杨头的脸上似乎现出了一丝疑惑,“没多久就有奇怪的事情发生了。先是留守在上面的几个人,身上莫名其妙有灵器爆开。大家瞬间进入戒备状态,之后又有几件灵器爆开,我们都没发现是什么动的手。不得已大家开始交流起情报,爆开的灵器似乎都是属于精神防御方面的。说着说着身上没爆灵器的几个人突然朝着我们出手,大家都处于戒备状态也没有被他们得手。奇怪的是,这场偷袭更像是灵刻师的精神被什么东西干扰了。没打几下,那几个人就朝着开口冲了过去,没几下就消失不见了。我隐约意识到应该是下面出了点事情,赶紧离开开口那块,找了个隐秘的地方尝试使用各种办法联系老周头,但是都失败了。”

“我还在想办法的时候,「走马」突然有反应了,我还欣喜老周头应该是脱困了。没想到传回来的只是「三字经」,人却没有回来。那时候我就慌了,重新回到那个开口的地方,一个人都看不到,地上倒是有很多破碎的灵器还有血迹,看样子留守的人要么是撤了要么是没了。”

“我在那边附近又守了几天,只有最后一天的时候,那个开口突然消失不见了,左摸摸右摸摸我都没发现是怎么消失的。要不是地上还有留下的标记,我都不能确定开口在哪。紧赶慢赶我就回来先找你立下你爷爷的衣冠冢,总得先确定人活着还是死了才能确定接下来的对策。”杨景德把这件事从自己的视角上,从头到尾说了一遍。

从他的叙述中,周游发现杨景德也不知道陵墓下面发生的事情,而找自己立衣冠冢只是想最大限度的确认爷爷的生死。倒是幕后黑手,如果杨景德能够一直在附近看留守人的反应,应该能抓到蛛丝马迹,可惜他着急想确定爷爷的情况,没有看到后续冲突的发生,也有可能看到了也传不出消息。

杨景德看周游若有所思的样子,忍不住说道:“这件事毕竟是因我而起,后面我会想办法去救出你爷爷的,你也不用过多担心。人活着就有无限的可能性。”

“据我所知,当时四大家族的营地里,那些人似乎也爆发了冲突,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和你们下去探索然后发生意外的时间倒是极其的契合。”

林觉不知什么时候,参活到这场谈话中。看来他也知道陵墓的事情。

老杨头的烟都烧完了,烟嘴从他的手指上掉了下来。

“会不会是有人故意的,设下的圈套呢?”

周游的声音有一些冷意。

杨景德豁然抬头盯向了周游,周游不由自主地转移了视线。

“我不知道,”杨景德的声音在周游耳边响起,飘忽而不确定,“其实我想过很多的情况。当时陷落在下面的灵刻师也不只有你爷爷,在立衣冠冢的时候,我就私下找过那些寻上来的灵刻师了解情况。他们有的完全不知道那些灵刻师的事情,只是来悼念你爷爷;有的是参与探索灵刻师的亲朋好友,过来确定衣冠冢的情况。我和他们约好了一段时间之后,再聚在一起想想办法。”

他又吧嗒吧嗒抽起了烟。

“听说那边好像被四大家族的人圈起来了,发生了营地混乱之后,四大直接在陵墓边上设立了哨点。下一次你们想再去探索,可就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了哦~”林觉继续吊儿郎当地说,他也不见外,直接在货架上翻来翻去,找到一包烟,欣喜地撕开,蹲在老杨头边上也跟着吧嗒吧嗒起来,活像一个街溜子。

这时云雀也走进杂货铺,闻着浓重的烟味,皱了下可爱的眉毛,靠在门框周围,也不知道想什么,看着林觉,眼睛里似乎冒出一股火气,而西装男和唐硅此时也不见去向。

狭小的杂货铺中顿时陷入了一阵难言的沉默。

“哎你不是南宫家的么?你知道这事么?”率先打破沉默的果然还是林觉,他把烟一撵,抬头望向南宫。

南宫嫌弃说,“你们要是说南山陵墓的事情,那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几个老祖宗最近都突然破关而出,秘密聚集到一起,不晓得在做啥。”林觉听闻站起来对着周游手一摊,“那没办法了,我的建议是等到杨老头那帮人进行第二次探索之后再看看情况。”

他挠挠头,准备走,环视了一圈之后忽又停了下来,看着杨景德。

杨景德在椅子上默默地整理自己的货柜,缓缓一背,“我也没脸和你多说什么了,如果我没有叫老周头,他也不会有这一劫。之后我会想办法,把你爷爷全须全尾救出来。”他佝偻背着货柜,缓缓走出了杂货铺的大门。周游想要说什么,但又说不出口。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