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馆中文网

书馆中文网>我想成为灵刻师 > 第4章 偷与斗(重置)(第1页)

第4章 偷与斗(重置)(第1页)

第4章偷与斗(重置)

周游离开事务所,从铁梯上走下,默默地将戒尺收回自己腰间,穿过一条小巷,重新来到人声鼎沸的大街上。

临近傍晚,街道上的人也变多了,接孩子放学的妈妈拉着孩子走过夺人心魄的玩具店,疲惫的社畜从公司走出,拿取外卖小哥送来的粮食之后又回到了自己的栅栏里,貌合神离的情侣手挽着手漫步在夕阳下。

周游的心绪也在这繁杂的街道上变得繁杂起来,心中既有对爷爷的想念,又有前路未知的迷茫。光怪陆离的灵刻界给予了他太多的出乎预料,他不知道未来自己应该怎么走下去,也不知道会遇到些什么奇奇怪怪的事件。。。。。。

“抱歉。”“没事。”

一个头戴鸭舌帽,带着大大黑色墨镜的人不小心撞到了周游的身上,也幸好周游意识游离,两人互相道歉后也就分道扬镳了。

最后,周游的思绪随着慢慢靠近杂货铺,回到了自己的身上,心中的想法也渐渐清晰了起来:“无论如何,我一定是要找到爷爷的!”

“未来的事情,谁知道呢?”

周游轻轻笑了笑,拿出腰间的钥匙打开了杂货铺的大门,一阵灰尘趁着这空隙袭向了周游的全身,他站在门口,目光从左往右,从爷爷最喜欢的放在门口的象棋看到装满烟的柜台,最后又看向放在最右边的鸡毛掸子。

看着这熟悉但又陌生的场景,周游在爷爷的衣冠冢下去之后,什么也没动,一直保持着这种状态,而他顺着开着的柜台门走向了后面爷孙俩的住处。在这条狭窄的走道下堆积着很多布满灰尘大大小小的盒子,平常他都是不怎么在意的,一直以为是爷爷的各种货物。

“这些都是爷爷杂货铺的货?或者是他的灵器?谁知道呢?”

周游也不想管了,经过天井走入爷孙俩的小屋,站在爷爷的照片面前,喃喃自语道:“爷爷,你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事情呢?你真的是林觉口中的那种人吗?”

周游对于别人的话一直是保持三分信任七分怀疑的,也不是针对林觉,而是源于爷爷的教诲。

爷爷在他很小的时候就教育过他:“别人说的话,说得再真,也要保持一丝怀疑,不可不信但也不可全信。”经过了这十几年的验证,他对爷爷的这句话相当认同。所以周游对于林觉嘴巴里说出来的那些事情,在没有经过验证的情况下,也只是相信了一些。

爷爷慈祥的目光注视着前方,回答不了他最喜欢的孙子的问题。

“算了。”周游放弃了,太多太多的信息扰乱了他的头脑,他现在什么也不想思考,也思考不出什么。不想去想那个讨厌的陵墓,不想去想神经兮兮的林觉,也不想去想什么灵器什么灵刻师,他只想好好地睡上一觉,有什么事情明天再说。

他看着爷爷遗像边上原来挂着戒尺的钉子,手摸向后腰。

不见了。

“嘿,真有意思~嘻嘻嘻嘻嘻嘻。。。。。。”

周游一惊,手在腰间摸了一空,原来插着戒尺的地方空空如也,就像是每月月底的钱包,干净的令人感动。

周游的回忆开始在脑中涌现,从林觉的工作室中出来时,他记得很清楚,那把戒尺插在自己的腰上。而回来的路上,虽然自己浑浑噩噩的,但是也不至于被人摸走戒尺自己却一点反应也没有。那么到底跑去哪了?周游又仔细回忆了下,在街上走回来的时候,似乎有人撞了下自己,这段记忆好像被大脑遗忘了,直到现在仔细回忆才慢慢想起,但是记忆到那个人的脸时,真的是一点也想不起来了。

“被偷了?可是哪个小偷会偷一把老旧的戒尺?”周游忽又想到了什么。“难道也是灵刻师?”

他的心中无端产生了一股怒火,既有爷爷的东西被偷的愤怒,又夹杂着对自己粗心大意的悔恨。直到这个时候,周游才发现自己现在好像只能依靠林觉,他对于灵刻界的了解还是太少了,能够信任和依靠的人也太少了。

“有人么?”天可怜见,万年不开的杂货铺门口来客人了。

可是周游此时并不想理会。

“有人吗!!!”门口的客人声音更加大了。

“有人吗!!!!!!!!”

“干嘛?现在关门了!”为了避免吵到住在边上的邻居,周游不得不放下自己纷乱的内心,快步走向门口,对着门口的客人说到。

“明明开着门呢?怎么说没人呢?”

周游注意到,门口站着两个人,一个17岁模样的女孩子带着一个壮硕的中年人,女孩子正在用好奇的目光打量着这间破旧杂货铺里的一切事物,似乎连灰尘都能吸引她的好奇心。

“你找谁?”周游心中警觉了起来,这间杂货铺时而开门时而不开门,就算开门,来这间杂货铺买东西的客人也大多都是边上的街坊邻居,他们可怜孤儿寡老的两人相依为命,故而时常来照顾爷爷的生意。周游可不记得这周围有像这个女孩子一样漂亮的,更何况边上还跟着的中年人,穿着一身看上去就很贵的西装。

周游不由得盯着中年人看了几眼,可是那中年人如老僧入定般,目光直视前方,看也不看他。

“你就是老师傅的孙子?”这时边上的女孩开口了,“我是南宫云雀,我想来借一件老师傅,也就是你爷爷的一件小物件。”

周游在听她说话前,心里已经有了一点准备,这叫南宫云雀的女孩一定也是和林觉一样的人,想来借用的东西,不出所料就是那把戒尺。

那叫南宫云雀的少女见这少年站着沉默不语,抿了抿嘴笑了,“看来你知道我们是来借什么的了?传闻老师傅的孙子不是灵刻师,大家还在可惜老师傅后继无人呢!看来你也不是完全不知道我们的。有人提前和你接触过?或者你接触过谁?”说着转头问向中年人,“这附近有什么比较有名的灵刻师么?”

“[事务所]的林觉兄妹,走货郎听说也一直在附近,还有阿碟,这是比较固定的几人,还有游荡来游荡去的灵刻师,我这边没有详细的记录,需要发信回去问问吗?”

“不用了。这边看样子还是有几个熟人的。没想到林觉那个家伙也在这,真是晦气。”南宫云雀说到林觉时,脸上隐隐闪过一丝嫌弃。

周游听着这两人的对话,视线却不由看向中年人和南宫云雀的身后。中年人第一时间注意到,突然反应过来,一记凌厉的手刀甩向身后。

“砰!”从旁人看来击中空气的地方突然泛起了一丝涟漪,一个秀气的青年以招架的姿势往后急退,石板地都被拉出了两条白印子。

“南宫家的[南宫卫]还蛮厉害的嘛~”出乎意料的,青年的嘴巴里传出了沙哑的声音,像是几十岁即将入土的老爷爷。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