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馆中文网

书馆中文网 > 偏执太子是我前夫(重生)

偏执太子是我前夫(重生)

偏执太子是我前夫(重生)

作  者:八月于夏

类  别:言情小说

状  态:连载中

动  作: 加入书架 章节目录 开始阅读

最后更新:2022-05-20 16:16:00

最新章节: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完结文首辅大人的小青梅欢迎大家去戳本书文案文案一容舒嫁顾长晋时,并不知他心有所属,更不知她娘为了让她得偿所愿,逼着顾长晋的心上人远嫁肃州。成婚三年后,顾长晋被当朝皇后寻回,成了太子,而容家一朝落难,抄家罢爵,举家流放肃州。容舒连夜去求顾长晋,却被他囚禁在别院。入主东宫后,他更是连夜去了肃州,接回那位刚和离的心上人。容舒忽然明白,一切都非偶然。三年的冷遇,早已让她看清了顾长晋的心,他恨她。容舒饮下了皇后送来的毒酒,在顾长晋归来之时,笑着同他道怪我当初招惹了你,如今我将正妻之位还与她,只求殿下高抬贵手,容我母亲安享晚年。再一睁眼,容舒回到了与顾长晋成亲后的第一日。她望着躺在她身侧的俊美郎君,心如止水,只想着,该如何将他那位心上人接回上京,而后与他和离,从此一别两宽。文案二新科状元顾长晋生得芝兰玉树,貌若潘安。虽出身寒门,但因才貌出众,被承安侯相中,娶了侯府嫡长女容舒为妻。人人都道顾长晋运道好,却不料成婚不到一年,这对金童玉女竟然和离了。然最让人吃惊的是,没多久,顾长晋竟摇身一变,成了东宫太子。京中贵女无不嗟叹容舒运道差,不仅太子妃之位没了,还得罪了未来的皇帝,往后的日子可怎么活哟。彼时谁都没想到,那位矜贵冷峻的太子,有朝一日会立在侯府门外,于潇潇细雨中,赤红着眼,求娶容舒为妻。微博晋江八月于夏阅读指南1非渣贱文,男主两辈子喜欢的都是女主,女主家族被抄家不是因为男主。跟上本一样,会有权谋,配角挺多,慢热,架得非常空。2算是双重生,男主是一点一点恢复前世记忆,女主重生后是真不喜欢男主了。3追妻火葬场,不换男主,立个flag,你们会比重生后的女主先接受男主的QAQ4最后,本文作者身负言灵血脉,正版读者可以尽情提意见,但请不要攻击作者,要不然会激发作者的血脉哒,慎重!!!20210716文案已存档下一本古言想开奇幻仙侠文我不做上神很久了(文案在下面)或临死前玩票大的吧穿书(文案在专栏,欢迎去戳)1传闻,战神白宿与仙界第一美人大婚那日,掌管南淮天一族的扶桑上神自散真灵,以仙身为祭救活了南淮天的生死树。那一夜,南淮天上空那片夺目的炽光将诸天万界照得亮若白昼。有人说扶桑上神心系万界苍生,为救南淮天一脉,不惜自毁神格。也有人说扶桑上神是堪不破情关,放不下旧情人白宿,这才自寻了短见。怀生听人说起这个八卦时,刚在下下下界挥完一万次剑。彼时给她讲这八卦的少年躺在蓬莱的无根树上,笑眯眯问她你说这狗屁扶桑上神是不是蠢死了?为了个无情无义的男人,居然连命都不要,啧。怀生不知道她这位剑主为啥这么生气,也不明白那些神仙的事同他们这些凡人有什么关系。但为了避免多挥一万次剑,她还是从善如流道嗯,蠢死了。后来怀生飞升上上上界,她散落在诸天万界的真灵回归仙身,她才知晓,她跟着从前那位剑主骂过自己无数次)2怀生飞升上上上界时,扶桑上神已殉道万年。传说中被她救活的生死树成了一坨半死不活的黑炭,而那片孕育了扶桑上神的南淮天也成了一片死域。至于那位与她传了几万年绯闻的战神白宿哦,他将那柄嗜血的诛魔剑架在她的脖颈,冷冷盯着她道扶桑,那棵破树,终于将你吐出来了。3怀生之所以拼了老命飞升上上上界,其实是为了救回那位毒舌没品又小肚鸡肠到不行的剑主的。剑主为她而死,死前不愿瞑目,骂骂咧咧地要她飞升上上上界寻求复活之法。怀生无奈立下了本命毒誓。然而当怀生顺利飞升上上上界后,发现那位剑主,哦不,那位魔域少主,正优哉游哉地躺在魔域的无根之木上,贱兮兮地对她道呦,蠢货,你终于来了。阅读指南1生死树是战神砍的,南淮天是剑主毁的,总之这两厮都不是好人,爱女主保平安。2女主不是因为战神要成亲才自散真灵,女主非常惜命3扶桑上神美绝仙寰,但下下下界的南怀生是颗灰扑扑的石头,没办法,死剩一滴血,勉强能维持人形就算不错了。当然,美貌跟修为会一起练回来的)以下是基友关绕山的新文成为状元的白月光(真香打脸文学,欢迎去瞅瞅)于家昌盛时,于酥每日最大的烦恼便是,她同秦家那位与自己势不两立的小少爷有一纸婚约。那位小少爷家道破落,除了长得好看些,简直一无是处抢她功劳,夺她钱财,推她顶罪,见她在外丢脸,还对她冷嘲热讽!她日日虔诚拜佛,只求这位不识好歹的小少爷能遭到报应,与她永世不相见。于家败落时,于酥常在深夜惊醒,痛恨自己为何常年拜佛,致婚约废除。那小少爷平步青云后,痛改前非,怜悯她处境艰难,处处为她着想,她深被触动。寒冬腊月,她为秦敞望送去热汤,道从前我不懂事,我们的婚事秦敞望打断她出去。于酥莫名是汤味道不好?秦敞望不是汤不好,是你送来的,我都不喝,懂吗?她豁然明白,那小少爷并非不通人情,从前那般,只为废去二人之间的婚约。知晓真相,她决计不再受此人恩惠,与他划清界限。终于有一日,已位极人臣的秦敞望被打入牢狱,于酥循着旧情去见他最后一面。秦敞望还有汤吗?于酥?他轻声道想喝。多年后的雨夜,于酥接待乘兴而来的当朝权臣,万般摸不着来意。那人道许久未喝汤了,想喝。于酥想都不要想。 八月于夏

《偏执太子是我前夫(重生)》第38章 第三十八章

想旁人无辜受累。”他摇着头, 缓缓攥紧了手, “外头都在传是老尚书大人漏题于我,好助草民杏榜夺魁。这都是荒谬之论, 老尚书何许人也,那些人怎可如此大放厥词、妄口巴舌?焉不知含血喷人,先污其口?” 顾长晋黑沉的眸子静静注视着他, 神色平静道:“那你从贡院出来时, 说的那句‘竟会如此巧合’是何意?” 潘学谅沉默,攥成拳的手紧了又松,松了又紧,良久, 他道:“我进学的书院山长与老尚书是故交,嘉佑一十三年,老尚书曾来书院给我们授过一次学。那时书院里的学生俱都不知老尚书的身份, 只当他是山长的同窗。我有幸在老尚书身边伺候了两日茶水, 得老尚书提点了些治学的问题。” 顾长晋听明白了。 “你是说,这次会试老尚书出的题, 与你当初提的治学问题十分相似?...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

万花筒开门
寻风的蒲公英万花筒开门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