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5章 矛头指向她(1 / 2)

作品:《农门替婚之庄园夫人逆袭

很快,农开区执法人员陆续到达,三辆执法车,够气派。

他们在屋里拍照取证、调监控,没有发现可疑现象。

黑皮大叔站出来说道:“我不信她就这么睡过去了,一定要想办法查清楚到底是怎么回事?你们要尸检。”

执法人员问了开口的黑皮肤大叔是谁?

还是回答柳木木的那个下人,大着声嚷道:“他是小谢的远房叔叔。”

沉默很久的老郑头终于开口了,他逼近黑皮肤大叔,咄咄逼人气场,步步惊心:“你是她什么时候的亲戚,我怎么从未见过你。小谢在庄园这么久,也从未见你们接触过,突然冒出来,无凭无据,有何居心?”

那下人又大声说了,黑皮肤大叔以前是葡萄园工人,年岁大了,就回家了,在这儿住的不远。

“那么,为什么小谢刚死,你就来了呢?”老郑头问,很有一种大当家的风范,原本后院就该他管,管有管的样子。

突然有执法人员从垃圾桶里拿找到一根鸡骨腿,用一次性手套拿过来。

“刑支,这个是我们了解到死者最后的食物。”

“行,带去化验。”

“那么她还尸检么?”一执法队员问刑队。

“医疗尸检由病人家属提出,她的家属呢?”刑队问。

“那个黑皮的工人。”

“如果不属于医疗事故的,医院只承担其中的尸检费,而其他的费用,如尸体的运送费、保管费等则由死者家属或死者所在用人单位承担。费用你们要协商好。”刑队环顾了四周,看向黑皮。

黑皮一听到要出钱的事,立刻往人堆里钻,又理直气壮站出来:“是在庄园死的,这本当是庄园负责承担。”

老郑头无比显担当,挺身而出,也耍起横:“是谁判的非正常死亡?是你叫喊着尸检,你是家属,你出。”

“现在到底是不是非正常死亡,归由你们出。”黑皮较真。

柳木木见状,大声嚷道:“好啦,这个费用庄园出。”

现场这才停止喧闹。

柳木木继续道:“对小谢的死,我也存在疑虑,恳请执法人员仔细查,还一个真相。”

议论纷纷、复杂事物的一天,大家都焦急等待着结果。

第二天早上就出现了结果。执法人员把几个核心人叫到一处,反馈并问话。

“我们排除外部环境,导致心脏超负荷,造成的死亡。夜里熏香也会导致死亡,这一点也可排除,睡觉的时候在脖子上缠一些东西,也会造成死亡的发生,这些常见的都排除。”

“那就是自然死的,正常死亡。”

刑支摇了摇头,“在目前,鸡腿里有一种毒物巴饼,境外的,国内没有,可以在人神不知鬼不觉死掉。她的胃里确实存有这样的毒素。”

“被人害?”柳木木吃惊不小,“怎么会这样?”

“鸡腿是我做的,我没有投毒啊,昨晚有说有笑,都挺好的,在我们面前吃了一半,带走了剩下的一半而已。”柳木木解释。

刑支又说:“昨晚上的监控,这个区域的视频无缘无故出了故障,这是典型的故意杀人。”

黑皮从门外走了进来,指着柳木木道:“是她、一定是她,与小谢关系恶化,才起了歹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