章节目录 第95章 番外(1 / 2)

作品:《年代文里搞建设

有很多人都在讨论‘选择’与‘努力’的重要性, 在叶泠看来,这俩就不应该放在同一个维度上去作比较。

或者说,这俩都是追寻人生价值路上的必需品。

选择一个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太重要了, 选择的好坏直接关系到结果会是‘事半功倍’还是‘事倍功半’,有些行业已然进入颓颓暮年, 发展空间极度受限就算再有雄心壮志的人进入到这样的行业, 也会被大环境影响到,未来有限, 而有些行业如同初升的朝阳, 只要自己正常发挥, 就不会太差。

选择到适合自己的发展方向之后, 再去努力, 这样的话,个人的发展方向就如同装上了发动机, 可以在通往成功的道路上撒腿狂奔,如果没有选择到适合自己的方向还疯狂努力,最后的结果很有可能是壮志难酬、借酒消愁。

多数诗人都是这样的,本身就是词文写的好了一些, 非要去治国理政, 结果治国理政的能力不足, 一生只能郁郁不得志, 写一些牢骚词文来抒怀表意。

若是这些诗人词人一开始就坚定地选择一条适合自己的路线, 可能结局会好上很多。

夏家人和叶家人就是很典型的例子。

叶家父母就是很寻常的父母,家庭条件不算好,但也算不上差,在首都工人阶层里只是很普通的普通人,在首都药厂做了一辈子的工作都没混到管理层, 夏家父母更是北大荒里的农民。

可叶家出了个叶泠,夏家娶了个叶泠,两个家庭的命运就此改变了。

叶河学习成绩一般,中专都没上就近首都药厂工作去了,要是没有叶泠的话,可能他这辈子就是一个首都药厂的工人,不算丢人,但也算不上出彩,就很平凡的一生。

可有他姐帮着,叶河先是在春回药化厂锻炼了自身能力,后来自己踢开摊子做起了房地产,因为手头有钱的缘故,他的房地产摊子开得相当大,先是把经营范围覆盖全国一线城市、直辖市与省会城市,在这些城市中吃饱第一碗饭后,立马向二线城市、三线城市进军,有些民房批量改造,还有些城市要建安居工程,这些项目叶河都敢接,他从叶泠身上学到了不少精髓,把团队分成了若干部分,有专门做大项目的,也有做小项目改造的,只要能赚到钱的,他都干!

很多时候杜玉梅都嫌弃叶河接的项目小,但叶河总是一句‘蚊子腿儿也是肉’就给怼回去了。

夏刚同叶河走得近,二人简直就是异性兄弟般的关系,叶河每去一个城市开拓房地产市场,夏刚就会跟着把超市开到那个城市去……夏刚的老婆总开玩笑地说,“夏刚同河子哥在一块儿的时间比同我在一块儿的时间都长!我都怀疑夏刚娶我回来就是让我生孩子的,他和河子哥才是真爱!”

说者无心,听者有意。

杜玉梅当天晚上就给叶河下了最后通牒,叶河要是再不处对象再不结婚,那就逐出家门,她们老两口全当没生过这个儿子,日后逢年过节也不用叶河来看他们,门都不会让叶河进的。

叶河见杜玉梅是动了真格,这才慌了,赶紧去找叶泠求助。

叶泠看着自家弟弟从十几岁单到二十几岁,现如今都单到三十出头了,还是单着,也不好再劝叶河‘自己自在就行’这些话了,她揣着真心问叶河,“河子,你是不是真的……不喜欢女的?姐不是那种偏激狭隘的,知道这种群体一直都存在,魏晋南北朝的时候出现了那么多……你要真是,你就同姐说个实话,姐去给咱妈做思想工作,你别有啥负担。遇到喜欢的就下手,重点不是咱妈有个儿媳妇,而是你要有个伴,不要每天都孤零零的。”

叶河头上的黑线都够拿来织毛衣了,“姐,你说啥有的没的?我不是不喜欢女的,我是自己都不知道喜欢啥不喜欢啥!我就觉得,身边多个人多烦啊,一个人过日子不自在吗?吃饱喝足,回去洗个澡琢磨一下明儿个该干啥,该怎么赚钱,日子过得多舒坦?非要找个人过来搅在一块儿?”

听叶河这么一说,叶泠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