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馆中文网

书馆中文网>公主总是被迫黑化 > 第五百零八章鸿门宴上谋中谋(十二)(第1页)

第五百零八章鸿门宴上谋中谋(十二)(第1页)

“终究什么也做不了,怎么也阻不了吗?只能如此无能为力看着吗?”

在忠嘉殿内再一次震撼,更难以置信之境况下,此一声喃呢,就只他一人可听见的声音,即便是身旁的那个‘暹木亚玲’也未曾有听着。

欢娘,终一字一语将当年云郡主所遭受一切,在今夜三国汇聚之下,告知了云老王爷,只是她的说辞唯改变两点,以此护云霁想保之人。

一点就是容枫的身份,欢娘没有说出了容枫的真实身份,而是如她曾在宫牢中告知与容枫之言,将容枫就说成是云郡主的长子。第二点改变,便是容骁的出生年岁,被关在地下暗牢中的时间,因此少一年,从六年变为五年,其余一切真实。

无论是容恪与云瑜当年之时的勾结,还是容恪爱上云郡主又被现在那假云皇后联合云瑜构陷,污蔑云郡主与旁人暗通款曲,到云郡主母子先后被送至大秦,致使大秦被灭。

这些年来,容骁所查知的这一切,一切的真相,今夜,如此公之于众。

这些真相,欢娘这位说出真相的云郡主身旁的贴身侍女是一个人证,慕廉,这个曾澹梁三公子的贴身护卫容廉,更是那一场真相的人证。

正因容廉发现他的主子竟暗中行此等滔天之祸,与云琅诸侯国世子勾结,密谋造反企图推翻大秦王朝。

此等之事,一旦败露,整个澹梁诸侯国必将遭受灭顶之灾,为大秦灭之,他不能眼睁睁看着主子行差踏错,如此错下去,便想要规劝主子,却不想竟会被主子除之,毫无顾及十几年的主仆情意,竟给他下了毒,他以为他必死无疑,多亏欢娘相救才得以活下来,安稳活至今时。

“主子,莫要继续再一错再错了。”

此一言恳求,哪怕慕廉被容恪废了手脚四肢,可他终究还是顾念一二主仆之情。

“一派胡言,荒缪至极。”

究竟是欢娘相救慕廉,还是慕廉为女人叛主,以死逃遁暗中救走欢娘,澹梁皇夫妇心明,丁老这个参与者亦一清二楚,此时他如此戾呵一言,还在于欢娘所道假云皇后构陷真云皇后之事,这可不为容恪所知。

“丁公所言不错,尔等余孽编造出如此的谎言,听来不觉荒缪至极。”

听之欢娘所言一切真相,她为何刻意将容枫摘除,澹梁皇此刻无心思多想,只欢娘道及真云皇后被构陷,他握着假云皇后的手,已霎时捏的假云皇后的手指发出一声咯嘣响。

扭头看向一眼假云皇后,她再一次的明显惊慌,虽然极其快速就恢复镇定,可容恪与她在一起生活有多少年,又岂会不了解她真正为人。

心思歹毒,善妒成性。

当年云郡主被构陷,容恪也曾有怀疑过假云皇后,可所查知的证据皆与她毫无关系,他才会相信是云郡主真的背叛他,更怀了别人的孽种。

而今得知,是因为假云皇后和云瑜联合所为,联手图谋,他才没有查着,这让澹梁皇那双柔情的丹凤眼,眼睑四周浮现出一圈红,猩红的恨不能生吞活剥了身侧的假云皇后。

心中那股浓郁的杀意更是再迭起,整个人阴霭缠身,连呼吸都因此阴郁,从而让假云皇后颤栗了皮肤。

可却也就是这一下颤栗,反而让假云皇后内心的惊慌一时之间消无,也扭过了头,与澹梁皇的视线如此对上,面上镇定,一副她没错的姿态。

正如澹梁皇了解她,假云皇后亦了解澹梁皇的真正为人,她清楚澹梁皇如此怒极,更多是因她竟联手云瑜诓骗着他,而非云郡主被她所构陷,最后由他之手送去大秦之事。

可此事她不觉得她有做错,她没错,她才是他的妻,那个贱。人她算个什么东西,一颗棋子,凭什么能抢走她的丈夫,抢走她的正妻之位。

澹梁皇内心也再阴霭,眼角更是微眯,定定再看着假云皇后这么一眼。

已完结热门小说推荐